硕鼠的博客站

范路的博客主站,时而会发些东西。

我摔倒了

做了颈椎手术之后,已经坐地铁上下班两周了。每天带着脖套,在地铁里面走来走去的感觉,也是一种新奇的体验。每天坐出租车去地铁站,下了地铁之后,再坐出租车去办公室。

坐在出租车里面的样子

北京很多地铁站的扶梯,都只有往上的,而没有往下的。这是为了节省成本,毕竟在普通人的理解中往上爬,总是要感觉更辛苦一些。我总喜欢在看到身边各种事物的时候,思考一下其中的商业上考量,以及背后的一些原因。这也算是一种习惯了。

有一班地铁,正停在站台上,人不是很多的样子,还有空座位。好像还有最后一两级台阶就到底了,我心里想着。也许稍微加快一点儿,我就能赶上这班地铁。不过地铁的班次还是很密集的,倒也不用特别着急。不知不觉间,下台阶的步伐,还是加快了一点,也许没有,谁知道呢。

我想低头看看脚下,但是因为刚刚做过颈椎手术,正带着固定用的脖套。没法低头,我只能看到台阶前面一段的地面。

突然,所有的那些纷杂的思绪,突然就离我而去了,脑子变得异常清醒。眼前只剩下一样东西,就是台阶下,再往前一段的地面。地面很干净,浅浅的灰色,接近于白色。没有任何花纹,没有任何尘土和杂物。非常清晰,不断的在眼前拉进。这种情况我已经遇到过几次了。我心里非常清晰的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我又摔倒了。

好像每次摔倒都是这样的,不禁让我觉得,在我摔倒的过程中,我可能失去了这一段记忆,在摔倒之后,大脑会将一段摔倒过程中一段我印象特别深刻的记忆,自动的填补进来。所以每次摔倒之后,我都只能异常清晰的记得这个摔倒的过程。

我摔倒了,我心里知道。这个过程还会持续一会儿,也许会有几秒钟,也应该有几秒钟吧,一根竖起来放在一两节台阶上的一米七六的木棍,失去平衡摔倒,也是需要几秒钟的。

我每次摔倒的时候,都会尝试在这个过程中做出一些努力来补救这个结果。但我知道,这些尝试都是徒劳的,我所能得到的,每次都只是摔倒过程的清晰记忆,仅此而已,没有任何其他的东西了。虽然我知道任何尝试都是徒劳的,但我依然希望尝试一下,是不是可以补救。如果是再年轻一些的时候,我只需要跨出两步,或者伸手扶住身边的扶手,哪怕是伸手支撑一下地面,都会有一个不一样的结果的吧?即使我明知道这些尝试最终都是徒劳的,但我依然想试试。

结果是确定的,我的所有尝试都是徒劳的,我摔倒了。一只眼眶先着地,把眼镜架压断了。同侧的一只Bose SoundSport Free耳机也摔了出去,另外一只依然在耳朵里面忠实的履行着它的义务,向我播放着网络小说。我所有在摔倒过程中努力的尝试,就像被超声波清洗机清洗眼镜上的污渍一样,逐渐消散并溶解在大脑中,什么也没有剩下。脑子里面反复重复的只有那清晰的,干净的,浅灰色,接近于白色的地面,在不断的向我接近。

各种思绪,缓慢的在脑子里面复苏着。我知道我又摔倒了。首先在我脑子里面生出的念头就是这个。然后,我开始慢慢检视自己的状态。我是趴在地上的,平平的趴在地上。眼眶好像有一些疼,头可以抬起来一点,眼镜从脸上掉了下来,一根眼镜腿被我压断了,在距离我不到一米的地方,有一只Bose SoundSport Free的耳机,看起来好像有些眼熟。

好像有人在朝我走过来。站台上稀稀落落的有一些乘客,他们朝我走了过来。他们好像在和我说着些什么,我一开始没太注意。根据以往的经验,我并没有尝试爬起来。我知道我现在尝试爬起来是很难的,我需要先休息一会儿,然后在尝试往起爬。身边的人倒是没有担心我会额上他们,毕竟我看起来还是比较年轻的,不像是经常容易出现各种纠纷的那些老年人。他们很热心的尝试要拉我起来,这个时候,我终于听清了他们在对我说的话。他们在问我怎么摔倒的,是不是有什么地方不舒服。我和他们说,没事,不要尝试拉我起来,让我再稍微休息一会儿,我过一会儿自己就能起来。就像是以前每次摔倒时一样。同时,我伸出一只手,将那只摔出去的耳机捡了起来,并牢牢的抓在手心里。

我估计是因为我趴的地方就在地铁下到站台的台阶前面的原因,实在是比较碍眼。那些热心的地铁乘客,并没有放弃拉起我的努力。过了两三分钟,两位力量很多的乘客,同时拉住我两边的手臂,直接把我从地上拉了起来。在这个过程中,我才发现,我的单肩包依然挂在胳膊上,我把包重新背在了肩膀上。我再三的向身边的热心人们表示了感谢,并且表达了,我没有什么事情,可以自己走路,不需要进一步的帮助。热心的乘客们才散开。在这个过程中,我的大脑还处在一种半速的运转状态,并不是很清醒。现在回想起来,我完全不记得当时围绕我,试图帮助我,并最终扶起我的那些好心人的样貌,连最基本的服装、性别、高矮、胖瘦等体态特征都完全没有记住。只是好像记得,他们都是乘客,并没有地铁的工作人员。

站起来之后,我继续检视着自己的状态。首先我需要确认一下刚刚做过手术的颈椎怎么样了,值得庆幸,脖子好像没事。刚刚做过手术脖子依然是上了一天班的所带来各种疼痛,并没有多一分或少一分。上半身,包括手腕、胳膊都没有任何不舒服的地方,看来我是直直的摔倒的,连最本能的用手扶地面的动作都没有做。那些尝试挽救摔倒所做出的努力,可能都仅仅停留在,并最终消逝在我的脑子里,我的身体并没有做出哪怕一丝一毫的动作来相应这些尝试。有一只膝盖疼得很厉害,好像是扭伤了。每一次这条腿支撑身体的时候都钻心的疼。我只能一瘸一拐的向着地铁的方向挪动。

不知道这是我在台阶上看到那列地铁之后的第几班地铁了。我终于坐上了地铁,发现了一个附带伤害,身上背的包也被压了一下,里面的耳机包,被压变形了,耳机倒是没有任何问题,还好没有造成什么不可修复的损失。电脑等其他包里面的精贵设备,在后面的一两天里面都经过测试,并没有什么损坏。晚上回家的时候,发现只能上楼,下楼的话,扭伤的膝盖完全不能支撑,非常的疼。

回家之后,被老婆好一顿训。确实是很吓人,第二天就被老婆禁足了,不许再去上班,只能在家home office了一天。还被老婆拉去医院,拍了一大堆的X光片,让大夫确认没有问题,才放心。

home office的样子
这次摔跤之后,拍摄的一堆X光片中的一张,可以很好的展示我的十根钛合金钉子

摔倒的原因,并不一定是脚下踩空,也未必是膝盖扭伤。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原因。以后还是要更加小心,上下台阶首先要拉好扶手,每一步都不能着急。最近两三年里,这样摔倒已经有过三五次了,希望以后能够尽量少摔一些吧。

周六去找了一位老师傅,重新配了一副眼镜,替换被摔坏的那一副。2600,这是这一跤最明确,最贵的一笔支出了。有趣的是,随着年龄的增长,老花的不断加重,我的近视度数已经降低下来了,跟随我三十年的散光,也消失了。这让我感觉心情好了不少,虽然度数和散光调整得太大,导致了我血压上升,头疼了一两天,不过这还算是一件好事吧。

随着年龄的不断增长,我必须要慢慢的适应自己逐渐老化的身体和各项技能。虽然很多活动要比以前更谨慎,更小心。但也要时刻注意,更多的保持积极,开朗的态度来应对未来的每一分钟。

 

Both comments and pings are currently closed.

One Response to “我摔倒了”

  1. cijianzy说道:

    祝好!

Close Bitnami banner
Bitnam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