硕鼠的博客站

范路的博客主站,时而会发些东西。

参加第16期五道口沙龙——社交视频分享

关于五道口沙龙

这是我第一次参加这个网易和一大堆赞助商合办的活动,虽然叫做五道口沙龙,但是位置距离五道口还是有一定的距离的。周日(2012年6月10日)的这一期在北大博雅国际酒店举办。酒店相当不错,wifi速度很快。唯一的缺憾就是,来参会的人实在是少了些。总共也就是三四十人的样子。因为当天有一个盛大创新院的主题,盛大创新院就来了7个人,其他几个有主题的单位再加上赞助单位和网易自己过啦的人,不知道会场里面是不是还有其他人。

按道理来说,网易应该也算是一块金字招牌,五道口更是号称宇宙的中心,就算网易办的五道口沙龙,距离五道口稍微远了一些,也不应该只有这么几个人参与啊?而且,社交视频分享这个话题也算是一个比较热门的话题了。

我心中的疑惑在会议开始之后,被主持人解答了。主持人要求大家使用网易微博进行讨论,看来他们也是在网易微博上做的宣传。做这种会议,缺乏开放的心态,是很有问题的。

五道口沙龙里面当然也不是一无是处,一个比较有趣的东西就是那个横向数据比较表。在会场的前面有一块大号的白板,上面是每一个应用的名字,在每一位嘉宾开始之前,必须要介绍应用的基本情况。包括上线时间,用户数,日上载视频数字,团队人数和融资情况。

当天的四个产品,用户数字都很少,大部分人都不好意思说。即使是有几个不怕丢人的,也就是十几二十万用户的样子。上线时间有先有后,但前后也差不出几个月,基本都是看到viddy拿到风险投资之后,开始做的。日上载数字,优酷拍客有接近1000个,微酷和微拍都是100个左右。团队规模基本上都在10人上下。资金状态,微酷和优酷拍客是用的企业内部资金,微拍拿的是创新工场的投资,眩拍使用的则是天使投资。

 

很遗憾没有拍什么照片,大家到网易微博上去找照片吧。就算拍也拍不到几个人。

 

社交视频分享

这期的主题是社交视频分享,在Instagram被10亿美金收购,在Viddy和SocialCam蓬勃发展的今天,通过社交平台进行多媒体信息的分享,肯定是一个非常热门的话题。

国外的Social Network Services在开创的时候,在多媒体信息这一块做得都不是很好。Twitter根本就不支持图片,Facebook虽然支持图片和视频,但是在pc端和移动端支持得都不是很好。这就给国外的图片微博、视频微博等多媒体内容分享的平台留下了充分的生存空间。

更加有别于国内市场的地方在于,即使那些SNS巨头们发现了这个新的盈利点,他们也没有冲过来将其吃掉,而是选择了耐心的等待,在这块领域的产品相对成熟之后,将其收购下来。在活动后面的投资经理点评环节,嘉宾也说了,在国外这种企业有着第三种退出方式,而国内通常只有两种。也就是说,在自己盈利和IPO上市之外,国外的此类应用还可以被大公司并购。

国内的社交视频分享市场,在看到了国外大量同类应用蓬勃发展的时候,也逐渐升温,就像任何一个在国外发展得很好的领域那样,迅速的杀出很多大小鲨鱼、鳄鱼和食人鱼,抢夺着不多的几个高端白领用户。

微酷——高科技堆砌出来的产品

微酷的介绍,听起来他们的特色主要是在于技术门槛。微酷不像其他几家那样使用通用的滤镜渲染引擎,而是完全自主开发了一套实时拍摄渲染滤镜引擎。他们现在在产品中展现出来的仅仅是这个庞大、强大、神奇、划时代引擎的冰山一角。

而且,在微酷超强研发团队的努力下,他们将这套引擎中的绝大部分功能,优化之后,从服务器端迁移到了移动端。用户完全可以在本地就享用那把杀鸡用的牛刀。

微酷将产品的各个细节介绍得非常详细,感觉就像是在向导师做课程设计的大作业报告。但是好像漏掉了用户的部分,没有用户故事,没有说明微酷在满足哪些用户的哪些具体需求,以及微酷自己到底为用户解决了一些什么问题。应该仅仅是漏掉了吧,这样一款产品怎么可能缺乏这么关键东西呢?

拍客——依托大平台的UGC延伸

继微酷之后,第二个上来做分享的是拍客,拍客是优酷的一个拍摄工具。

其实拍客并不算是一个完整的社交视频分享工具。一个完整的SNS内容分享工具,应该包括数据的录入(拍摄或本地上传),数据的处理(智能分类和推荐、分发),数据的输出(用户订阅和消费内容)三个部分。拍客仅仅完成了数据的录入和部分的数据处理。其他的部分都是在优酷上面实现的。所以拍客只能算是优酷的一个UGC延伸工具。

优酷最早也是希望能够复制Youtube做UGC(用户生成内容)模式,后来转向了Hulu模式。也就是购买版权,在用户消费有版权内容的时候,依靠广告收益达到盈利目标。

各大互联网视频网站拿着美国股民的钱血拼中国电视剧版权的结果,就是电视剧的版权价格快速的起飞。普通剧集每集的成本也要达到几十万人民币,那些热播剧更是高得可怕。

优酷在并购了土豆之后,还在和腾讯、新浪、搜狐、百度等大号互联网公司继续争夺版权内容。同时,他们也转过头来,希望能够有更多的UGC内容充实他们的内容库。UGC内容成本基本可以忽略不计,但同样可以带来一定的收益。

拍客的口号是:这一秒在你拍,下一秒世界在看。优酷充分的利用了现在互联网第一视频网站的身份,向使用拍客的用户承诺最大的观看用户数。他们将审核上线时间缩短,让拍客所拍摄的内容具备更强的时效性和媒体性。并在优酷中使用最好的推荐位置,推荐那些热门的拍客视频。

优酷还利用优酷已经被所有SNS网站都接受了的播放器来将拍客拍摄的视频直接推送到所有的SNS网站上去。其他一些应用本来也可以利用这种便利的,但是仅仅是因为一些技术人员的洁癖,他们放弃了。

拍客解决了用户内容快速传播的需求——快速的审核,最好的位置向最大的视频网站的用户直接推荐,直接无障碍的在各种SNS平台上流传。以后他们还准备再将各个sns平台上面的评论归并回优酷平台,可以让用户在统一的平台上看到所有sns平台上面对他发布内容的回馈。

眩拍——华丽转型直播客,仍然前途未卜

眩拍是个很奇怪的产品,作为嘉宾跑来分享社交视频分享应用,但是站在台上却说他们发现这个领域完全没有生存空间,所以已经完全转向了。眩拍产品的最后一个版本是去年11月的,在那之后已经停止更新了。现在在做直播客,做线上视频直播。

今天早晨在网上搜了艘,大家在讨论主要是直播客的网站为什么打不开了?这也许并不是周日演讲的那个直播客,但是可以想见,在天朝统治下,这种直播类的应用运营风险是十分巨大的。运营成本也是非常恐怖的,这种应用都是需要用真人来对内容进行审核,万一不慎直播了个散步或者交通事故什么的,可能马上就会面临灭顶之灾。

微拍——夹缝中求生存,做大公司不愿意做的事情

微拍的那位分享嘉宾就是中国特色的职业创业家。这种人以创业为职业,一次一次的创业,将创业过程中的各种环节都摸得非常透彻。就像我们通过高中三年的培训,能够将一个个的学生培养成考试专家那样,这些人对于创业中每一个环节的数据把握得相当精确。

微拍在开始做之前,就做过详细的市场和用户分析,他们发现优酷之类的大型网站主要盯着的是媒体性较强的内容,于是他们就决定不做那些媒体性强的内容,而是做那些没有什么明确意义的内容,以无聊人群和无聊内容为主要目标。大公司瞄准的是后置摄像头,微拍就瞄准前置摄像头做自拍。总之,微拍是做一些大公司不愿意做得范畴。

微拍的特色就是美女视频,一些90后自拍一些很无聊的自拍美女视频,这些视频完全没有任何实际的意义,但是却吸引力大量无聊的人事上去点击观看。做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应用的一个原则就是“永远不要低估无聊的力量”,当你觉得一个应用很无聊的时候,总会有一些更加无聊的人来使用这个应用。

这其中深层次的原因,据嘉宾说,他们自己也不是很清楚。但是有不少人在上面询问微信号码,看来还是满足了一些温饱之外的根本需求。

微拍满足了用户空虚无聊时的某些特定需求,那些新人类总有些老头儿、老太太们很难理解的需求,微拍很好的满足了这些需求,所以在吸引了很多新新人类的同时,也吸引了不少邪恶的大叔。

微拍的定位非常精确,对于用户心理的把握也十分准确。他们所有的界面,包括图标和操控的设定都是为了能够吸引他们的目标用户(90后小女生)。微拍也没有妄图依靠视频分享来建立自己的SNS社区,而是完全采用的新浪微博账号。那个从无到有建立SNS社区的大时代已经过去了,现在还想做这件事情,所需付出的成本将变得非常高昂,而且成功的机会不大。

对于微拍这个产品,他的用户群体和腾讯的QQ、空间、圈子、朋友、微信群体的重合度非常高,如果被腾讯模仿推出类似产品,或在某些相关产品中推出了类似功能,微拍能够成功抵御的机会微乎其微。这可能也是微拍使用新浪微博账号而不使用腾讯账号的一个根本原因吧。

总结

今天困扰着视频行业的有些问题,在未来将不再是问题。带宽、容量、流量的费用,这些目前困扰着国内视频行业的问题,应该都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逐渐被解决。可以预见,在不久的将来,存储介质的价格会不断的下降,服务器带宽资源和成本也会随着越来越多的数据中心如雨后春笋般在神州大地上逐步的建立起来而快速的下降。城市里面的带宽正在不断的变大,wifi的覆盖面积正在逐步的扩大,终端流量最终肯定会走向免费的。

当然也有一些问题解决起来会慢一些。虽然随着移动终端芯片的能力越来越强,多媒体内容可以采用一些更好的压缩方式。但是移动终端电池的容量在短期内还是很难提升的,而多媒体应用在耗电方面估计应该也是很难降低的。另外就是内容审核这个巨大的人工成本应该在短期内也是很难消除的。多媒体内容的计算机检索和基于内容的智能推荐在短期内也是很难有可以产品化的技术问世。现在通过文字和用户行为分析来进行内容推荐的方式,将成为拖累视频内容分享继续发展下去的一个重要因素。

任何应用的发展关键还是在于“如何抓住客户”,采用了多么神奇的技术,如果那不是用户所需要的,还不如不要。任何应用都需要为用户解决具体的实际问题。如果无法解决实际的、具体的问题,那么这个应用只能停留在实验室里面,为这种应用去做推广完全就是浪费。

除了微酷提到了因为用户使用了手机,所以他们的应用就是强社交应用之外,其他几家都不敢妄谈社交,只是在说应该如何增强用户和内容之间的互动,如何利用好现有的社交平台,特别是优酷拍客,他们投入了大量的人工编辑,对有限的内容进行人肉处理和推荐,让有限的内容尽可能发挥出更大的作用。利用现有的用户和sns上面的用户,尽可能的围绕有限的优质内容进行互动。微拍更是省去了自己的用户体系,直接使用新浪微博的账号体系。现在这个时代,还妄想要从无到有重新建立起一个全新的SNS关系,并不能说是完全的痴人说梦,如果不是在非常封闭的细分市场中积累个三五年,基本是不现实的。

在有大量的职业创业者和大型鲨鱼、鳄鱼、食人鱼参与的社交视频分享这个圈子里面,就像其他类似的圈子一样,应该还是有可能出现一些成功团队的。

以前总是以为,在国内,人力成本很低,用户基数非常庞大,各种规章制度不是很健全,通过一些手段可以将国外应用积累了几年才能达到的数字快速的达到。现在看来,考验一个项目的生命周期其实并没有缩短,还是需要三到五年的时间,只是和国外的差别是,别人在着三到五年中,逐步改进产品,积累用户;而我们则是先快速冲击数据,然后再逐步改进产品,积累真实用户。

周日去五道口沙龙分享的四位嘉宾最终是否能够有人在这里面脱颖而出,我们这里做预言实在是太早也太不负责任了,最终还是要看谁能够持续的改进产品,积累用户。当然,这个里面政策和运气的因素也是非常重要的。

五道口沙龙以后应该不会再去参加了,实在是比较无聊。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One Response to “参加第16期五道口沙龙——社交视频分享”

  1. […] –参加第16期五道口沙龙——社交视频分享 关于五道口沙龙 […]

Leave a Reply

Close Bitnami banner
Bitnam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