硕鼠的博客站

范路的博客主站,时而会发些东西。

罗永浩的天生骄傲(三,终)

NewImage

话接上回。
 
最后、在总结了前面犯的错误之后,老罗讲起了他的人生理想——《天生骄傲》。以及,锤子手机以12万部销量,完美的为老罗诠释了什么才是一个理想主义者的胜利。
这里是本文唯一一处引用老罗ppt中的原文:
如果我们成功,很大程度上,这是正派、体面、原则性和理想主义的成功:因为价值观方面的原因,我们得到了太多不合一般商业逻辑的支持与帮助。
如果我们失败,可以肯定,这是商业能力上的不成熟,跟我们没有采取流氓手段收益没有丝毫关系,更谈不上理想主义和情怀的失败。
 

首先,老罗讲了讲什么是天生骄傲,以及为什么要要宣传天生骄傲。首先,老罗认为他们自己,就是一群天生骄傲的人,并且希望能够找到认同这种天生骄傲理念的人,并将这些人聚集在身边。

所谓的天生骄傲,老罗也没有给出明确的定义,而是举了四个故事:
1、某高中生见义勇为,当地某知名大学跳出来说,要让该学生免试入学,这个学生拒绝了,并表示见义勇为,是应该做的,和高考入学是没有关联的两件事。

2、某司机刚刚因为路边救人,被讹诈。看到路边倒着一个大肚子孕妇,还是停下来救人。

3、某足球运动员,在对方禁区摔倒。裁判员判罚点球,该球员主动告知裁判,那是自己摔倒的,对方并未犯规。但是裁判员依然坚持原来的判罚。于是这个球员,一脚将球踢飞。
4、某父亲,感觉自己的孩子成长得非常孤独,于是决定承担罚款,再生一个,让孩子可以快乐的成长。
 
如果让我总结的话,那就是,明知道社会和规则是丑陋的,却一定要坚持自己的原则,宁肯遭受损失,也绝不向丑陋的东西低头。这就是天生骄傲,这就是老罗所标榜的,理想主义者。
在这里要说,老罗绝对是一个社会心理掌控的大师。他在寻找现在社会人群的心理缺失的部分,并设法唤醒人们,产生共鸣。
现今社会,很多国人都已经解决了温饱问题,于是开始追寻那些已经被践踏多年的荣誉感。而且,大多数人,在太多的问题上,被这个丑陋的社会所扭曲,不得不去做一些违背自己是非观念的事情。
绝大部分人,都会感受到,现今社会上的很多事情,和小时候树立起来的是非观念是不相符的。这会使人感到困扰,不知道什么是真的,什么是假的。甚至很多人开始说,只有孩子才在乎是非,成年人只关注利益。如果我们的社会,是完全由只关注利益的成年人构成,那将是多么恐怖的一件事情啊?所有人在违背道德、甚至法律的时候,唯一需要考量的就是从利益的角度出发,是不是划算?大街上所有成年人,都完全没有是非观念。笑贫不笑娼就是这种社会的最真实写照。

如果成年的标志就是放弃是非观念的话,那么我宁肯永远都只做一个孩子。

老罗发现了这个问题,很多人都发现了这个问题,但是老罗第一个找到了痛点,并跳出来,高呼“天生骄傲”。并借由“天生骄傲”来唤醒民众心中对于秩序,对于道德、善良,对于是非观、荣耀的渴望。
 

我个人喜欢看小说,也觉得自己是一个愿意为了公正之类虚无的东西,去放弃和牺牲一些什么的人。对于公平和公正来说,我想引用《间客》中的一句话,那就是第二卷,第八十六章中写到的:“这个世界上从来没有出现过真正的公平……但存在的,并不都是合理的,没有出现过的,并不都是不能追求的。公平正义或许是很虚幻的词句,但是为之努力,总比麻木不仁要好一些。”

 
到底应该坚持“天生骄傲”,还是应该和社会妥协,有一个孔子的故事,可以很好的解释这一点。

孔子还有一个弟子叫颜回,很有名的一个。当时孔子和他的弟子们是鲁国人,就是现在的山东人。战乱纷飞的当时,一个国家俘虏了别国的士兵就将他们脸上刺字变成奴隶使用,鲁国有很多战俘在别国当奴隶。鲁国政府为了解救这些奴隶就出台一个优惠政策,如果人们将鲁国籍的奴隶赎回的话,不但可以到政府报销赎金还可以领赏。但是颜回在齐国赎回了很多奴隶既不去报销也不去领赏,赢得了人们的称赞,但是孔子却很生气地告诉他,你这个举动将鲁国的俘虏们害苦了,以后么有人敢赎他们了。颜回很吃惊,孔子说,你是富有阶层能有大批的钱赎奴隶不要报酬,但是大部分的鲁国人没有这些钱,如果他们以后赎回奴隶后去报销领赏的时候人们肯定会拿你作比较会瞧不起他,但是如果不去报销领赏的话经济上又负担不起。颜回醒悟后马上去报销领赏了。 

人是可以坚持信念的,不过同样的行为,在不同的层次来看,都可以是符合信念的。不过这种特性被某些伪善之人给玩儿坏了。

矫枉必须过正,“天生骄傲”就是矫枉过正的典型例子。所谓天生骄傲,指的应该是出淤泥而不染。即使社会很丑陋,却不愿意同流合污,即使牺牲现实利益,也要去坚持正确的东西,坚守原则、信念和道义。
 
不讨论哲学问题,单从“天生骄傲”这一点来看,老罗找准了现今社会主流人群中心理缺失的东西,并成功引起了共鸣。在这一点上来说,老罗是成功的。
 
锤子手机,锤子科技,最终是不是可以成功,现在还不好说。不过老罗这个人,还是有不少值得学习和研究的地方的。
老罗,在讲到过去六个月到底做错了什么的时候,其实结论都是妥协。向供应链妥协,向互联网媒体规则妥协。但是,真正可爱的,是叛逆的,不妥协的老罗。于是,在讲了两个做错了的点,讲了两个妥协之后,老罗跳出来,高呼理想主义的胜利和“天生骄傲”。
 
社会不一定需要锤子手机,但确实缺失了“天生骄傲”。

 

You can skip to the end and leave a response. Pinging is currently not allowed.

Leave a Reply

Close Bitnami banner
Bitnam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