硕鼠的博客站

范路的博客主站,时而会发些东西。

从快车司机捅死钓鱼执法者想到的...

1 3Ou6r6SvIiZmQ2gGjKaOQQ

天非常冷,半夜打滴滴快车回家,听到了一个耸人听闻的事情。

某个外地小伙子,好不容易抽中了帝都的号牌,贷款买了一辆汽车,希望通过开滴滴快车赚点儿钱。

这个不幸的小伙子,被连续三次钓鱼执法:第一次、滴滴报销了全部的罚款;第二次、滴滴报销了80%的罚款,并言明不会再报销第三次了。这个不幸的小伙子,在中关村被第三次钓鱼执法的时候,他忍无可忍,拿起一把刀,捅向了那个钓鱼执法者,钓鱼者医治无效死亡......

我不知道这个故事中谁是受害者,作为一名执法者,知法犯法,去做钓鱼,即使被捅死了,也没有什么值得同情的。这种人应该被唾弃。

我也没法确认这个事情,是否真实的发生了,或者其中所有的细节,是不是都准确。但是我相信这种事情,或类似的事情,很有可能确实发生了,或即将发生。

政府作为制定规则的一方,他们需要照顾各方的利益,于是出台了快车、专车管理新规,希望让快车都能够有运营证,成为运营车辆,希望快车司机也能搞接受培训后,提供更好的服务,这错了吗?很显然,出发点是好的,但是在这些条款颁布,并规定了执行的时间,也按时开始执行甚至是执法了,这个过程中,他们并没有考虑到广大从业者应该如何适应新的规定。拉我的快车司机说,执法查的就是运营证,一个运营证要好几万,而且很难搞到的,谁去搞啊。这个运营证是不是真的要好几万,运营证是不是真的不好办,估计绝大部分司机自己也搞不清楚,也许是真的。但是,政府没有尽到足够的努力去告诉这些司机们应该如何办理相关的证件,需要多少钱,每年政府会发出多少相关证件出来。

政府只是宣布的规定,然后按时开始执法。做到这一步,只能说某些老爷做事不够严谨,出发点是好的,但是最终有某些环节执行有缺失。瑕不掩瑜,出发点确实是好的。下面就变味道了,钓鱼执法,这是在任何法律法规的执行过程中都不允许出现的,记得前几年上海有个小伙子遇到钓鱼执法,自己切断了一根手指来宣誓自己的冤屈。上面那个不幸的快的司机,不但遇到了钓鱼执法,还遇到了三次。第二次、第三次的时候,钓鱼者没有丝毫悔过,还在很蛮横的抢夺他的车钥匙,他们从来没有受到任何指责和处罚。

我的快的司机表示,以后遇到这种情况,只能呼唤周围的滴滴司机来堵路。这一次如果你不去救别人,下一次就没有人来救你。多麽朴实的思想啊。这就是我为人人、人人为我。当有一些不合理的事情发生的时候,弱势群体们,肯定会自己保护自己的,当有人把他们逼得没法生存的时候,他们会奋起反抗,哪怕是付出生命的代价。

政府可以根据各种条件,设定新的规定,然后再根据执行的情况来进行调整。记得去年的新交规中规定,闯黄灯的处罚等同于闯红灯的事情,政府设定了一个奇葩的规定,估计是某个不会开车的人设计的。各地政府观望了一下,然后在出现了一系列路口追尾事故之后,废除了这个规定。不知道现在的这个快车、专车管理规定,最后会如何发展,不知道还要再捅死几个钓鱼者,还有有多少不幸的司机被判处死刑之后,才能被废除,或调整执行的方式。

最后要说的是,钓鱼者死有余辜,他们就是社会法制化进程中的破坏者,是社会进步的阻碍。每个人都有权通过自己的努力,在不损害他人利益的情况下,追求更美好的生活。任何妄图阻碍这一点的人,都是别有用心的,最终都会被碾压在历史的车轮下。

 

Both comments and pings are currently closed.

Comments are closed.

Close Bitnami banner
Bitnam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