硕鼠的博客站

范路的博客主站,时而会发些东西。

美食与消费升级

IMG_0280

蒸汽犀牛的猪肋排

最近突然有人说起,现在很多吃的东西,都不香了。以前很多食物,黄瓜是黄瓜的味道,西红柿是西红柿的味道,现在好像都没有那种味道了。以及,各种农家原生有机蔬菜,是多么的贵,多么的好吃。

真的是这样的吗?也许,也只能说是也许了。为什么呢?上面讲到的其实都是一个人在相隔相对比较长久的多个不同时间节点上的个人感受,这种东西是没法拿来进行客观比较的。

这种现象最简单的一种解释方式就是:以前缺吃少穿,有点儿什么都觉得好吃,现在天天吃,就不觉得香了。而有时候让你觉得什么东西好吃的,并不是食物本身,而是获得食物过程中所经历的艰难困苦所形成的仪式感。

首先给大家讲述一个真实的实验,实验的参与者是我儿子。他很喜欢吃咖喱猪扒饭。于是我分别带他去吃了路边小摊上二十元一份的咖喱猪扒饭,比较小的碎猪肉饼,以及满满的咖喱汁;澳门味道五十元的猪扒饭,真正的猪扒,正宗的咖喱汁液,以及用芝士焗过的;胜博殿一百元一份的猪扒饭,用猪身上特定部位的肉,做的猪扒,肉有着特殊的纹理,健康的糙米饭,和用黑芝麻猪扒酱手工打磨的酱汁。吃过之后,我问儿子,哪个更好吃,答案是二十元的更好吃,因为咖喱汁更多,口味更浓(更多的盐和味精)。其次是五十元的,儿子还比较喜欢芝士,一百元的不好吃,没什么味道。

 

上面这个过程,基本可以看成是一次盲测的过程。各种故事,各种仪式感对于他来说效果都是要打折的。

当然,社会肯定会给一百元的猪扒饭更多的认可,毕竟胜博殿不但没有倒闭,还把连锁店越开越多了,还有很多模仿他们的店铺在不断涌现,生意也还很不错。这就是消费升级,大家消费的不再是口味、不再是实实在在的性价比,而是变成了各种故事和意义。

金刚经里面讲到的色即是空,其中色的含义就是人们为一个事物所赋予的各种意义,色即是空,就可以理解为人们为一个事物所赋予的各种意义,是没有意义的。

下面要讲另外一个故事,一次因为公务出差,跑到法国的波尔多,去酒庄喝酒的时候,处于好奇,就去询问酒庄的主人,法国的葡萄酒是怎么评级的?是不是要经过盲测?酒庄的主人告诉我,法国的葡萄酒是不做盲测的,他们会请葡萄酒协会的人来到酒庄,参观葡萄园和酒庄的环境,参观酿酒的过程以及酒窖,讲述家族的历史,然后坐下来一边品尝酒庄提供的美食,一边品酒。最后葡萄酒协会的人,会综合所有这一切才能给他们的葡萄酒打分评级。

这个故事还有另外两个分支的补充,也是因为公务出差,我去了美国加州的纳帕一家酒庄,以及南非开普敦附近的一家酒庄品酒。他们给我讲述了这个故事的另外分支。欧洲的葡萄酒,被称为旧世界的酒,非洲、美洲、澳洲的葡萄酒,则被称为新世界的酒。因为上面我讲述的那种葡萄酒品酒和评级的过程,新世界的酒是永远也不可能比得过旧世界的酒的,至少家族历史没有人家长。为了能够有出头的机会,新世界的酒庄强烈要求就行了盲测,于是就有了文明世界的纳帕酒庄,以及号称拿破仑夫人最爱的南非开普敦酒庄的酒。在他们被接受之后,他们也会反对盲测,因为盲测实在是太无法控制了。

这就是葡萄酒故事的完整版本了。大家喝的不是葡萄酒,当然也不是什么孤独寂寞冷,而是故事和意义。

鄙视链的形成,并不是因为鄙视链上端的人,能够提供或享受鄙视链下端的人所不能提供的服务和产品。而是鄙视链上端的人所能够提供或享受的服务和产品,比起其他人来说更加难以获得。

相关的故事还有好多,这里就不一一的列举过去了。

现在的食物,是不是没有以前的好吃了?也许吧。美国的葡萄酒是不是没有欧洲的好喝?我是喝不出来的的,我相信大部分也喝不出来的。

现在,是一个新品牌建立的过程。大家开始为品牌、故事和意义买单了,一百元的牛扒饭生意兴隆。那么如何讲好自己的故事,如何赋予自己的商品以不同的意义,如果让这些故事和意义被有效的传播和接受,就是现在大家需要思考和研究的东西了。这就是消费升级。

希望我儿子过一段时间再去吃一百元牛扒饭的时候,能够吃出不同的味道来吧。😆

儿子在吃澳门味道五十几元的咖喱牛扒饭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Leave a Reply

Close Bitnami banner
Bitnam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