硕鼠的博客站

范路的博客主站,时而会发些东西。

Posts Tagged ‘消费者行为’

大家好,欢迎收听“老范讲故事”的YouTube频道。今天,咱们来讲一讲懂车帝——字节跳动的一块鸡肋。字节跳动,现在算是国内互联网行业里头,仅剩的几大狠人中的一个,而且是最狠的一个。现在,中国互联网行业里,还剩哪些狠人啊?美团、拼多多、瑞信、滴滴,字节跳动还剩这些。那你说,原来BAT啊,小米啊,这些怎么没有了呢?啊,这个呢,现在都已经进入了正常的公司发展状态,已经没有那种狠劲了啊,就是那种破釜沉舟,跟你不死不休的那个状态,现在已经没有了啊。刚才我们讲的这几个,还是有这种心态的啊。你们谁撞上这样的公司,还是要掂量掂量的。而在几个狠人中间,字节跳动是最狠的一个。为什么呀?他最大对吧?他的估值是2,250亿美金,年营收破千亿美金,而且他的营收是超过腾讯的啊,所以他呢,有这个狠的资本。

那你说,什么样叫狠啊?大开大合,壮士断腕,这个才叫真正的狠角色。花大价钱出去买公司,花大价钱出去买流量,去跟其他公司起脸开大脸,对脸的啊。你买多少流量,我买的比你多;你挣多少钱,我挣的比你少,我亏钱,我把你干死啊,这个才叫狠公司。字节跳动这些年来,干了哪些特别狠的事情呢?第一个上来还把投资部干掉的就是他。因为很多的大公司都是有投资部的,玩资本运作,去并购公司,搞这样的事情。字节跳动说我不干了啊,投资部不要了,整个开掉,解散掉。

Read More…

大家好!欢迎收听老范讲故事的YouTube频道。今天,咱们来讲一讲“东方甄选”是不是真的不行了。事情从哪儿说起呢?2024年6月3号,俞敏洪与物美的创始人张文忠一起直播。直播时,张文忠问:“有什么直播电商的经验可以分享吗?”这两个1962年出生的老大爷坐在一起,做传统超市的张文忠好奇地问起电商直播的门道,毕竟东方甄选做得那么成功。然而,俞敏洪的回答出人意料:“哎呀,东方甄选现在做得乱七八糟的,没什么可建议的。”他感慨过去一年里,自己遭受的谩骂、指责与侮辱比一百辈子加起来都多,“哎呀,老头也是累了,说我想退休了。”他感慨道,自己已经62岁了,心好累,以后打算少管商业的事情,多出去游山玩水。这话一出,一石激起千层浪。

毕竟,东方甄选其实挺不希望再被过多关注。他们只想老老实实卖东西。为什么会这样呢?因为这背后就像一个火药桶。前次董宇辉的“小作文”事件带来了全网的关注,实际上他们承受不了这么多聚焦。事件之后,热度渐渐退去,董宇辉也开始了自己的直播,东方甄选的直播团队也整顿好了,继续售卖自家商品。按理说,就这么继续下去吧,可事实并非如此简单。上次的“小作文”事件,多少人蹭到了流量,连我都蹭上了热度,这事儿,真是不省心啊。

Read More…

大家好,欢迎收听老范讲故事YouTube频道。今天咱们来讲一讲香飘飘奶茶打开了新的潘多拉魔盒。

香飘飘在日本销售的一款茶饮上,写着嘲讽日本核废水排放相关的信息,这个茶饮呢叫MECO,我不知道这应该怎么念,是一个新的产品系列。因为大家知道,香飘飘其实是一个很传统的奶茶品牌,他呢开创了叫冲泡奶茶,给你一个杯子,给你各种配料,然后自己搁里头倒开水,他是这样的一种东西,口味呢很甜。在近些年来,大家都是现做奶茶,像什么喜茶呀,茶百道这些东西上来以后呢,他其实已经逐渐的退出一线城市,去二线城市,或者火车站旁边那种小超市里边去了,而且在那个里头还有很多人模仿他,所以他的日子这些年,其实并没有那么好过。

它再往后,当普通的奶茶品牌开始进入二三线城市的时候,它的市场是在收缩的,所以呢现在它们出了一个新的品牌,叫MECO。这个品牌呢,它是香飘飘创始人蒋健琪的女儿蒋小莹主导的,这个蒋小莹是93年生的,算是个厂二代。它有杯装的,有瓶装的两种,但是它是液态的,免冲泡的,还比较贵,我在网上查了一下,大概七八块钱一瓶吧。

Read More…

大家好,欢迎收听老范讲故事的YouTube频道。今天咱们来讲一讲,周鸿祎是不是被二手车贩子们联手给耍了呢?

事情是这样的,他那辆二手迈巴赫终于拍卖成功了,但是对方不付钱,全网都在坐等吃瓜。一帮车贩子进去说,我们要来拍这辆车,10万块钱的保证金啊,不是说随便谁就可以去拍的,你要先交钱。如果最后你违约了,这10万块钱是要扣的。990万拍卖成功,这个拍卖成功的叫楚会长,他说啊,这个完全在我预算之内,并没有超出我的预期范围,甚至呢,还裱了一个中心,穿着红衣服去了,说这个车我买下来以后,这辈子没打算再卖了,我就准备把它收藏起来,准备进博物馆的感觉。这个中心算裱足了,几十万粉丝也长在这位楚会长的账号上了,号称呢,是24小时要去付款。但是50多个小时过去了,钱没付,现在全网都在这吃瓜呢,到底咋回事啊?

Read More…
Close Bitnami banner
Bitnam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