硕鼠的博客站

范路的博客主站,时而会发些东西。

Posts Tagged ‘消费降级’

现在开始讲第二个故事:郭有才现象——草根网红时代的启示。

郭有才呢,就算是一个很草根的网红了。1999年生人,山东菏泽,应该是农村的一个小伙子。长得呢黑黑瘦瘦的,留个小胡子,留了一个大背头,刷满了油的,这种像90年代或者80年代香港这样的一个样子的一个头。在抖音上其实也唱了很多年的歌啊,不是说突然就火了。他大概从17年就开始在抖音上唱歌,最近啊在5月9号突然一夜爆红。我们现在就要分析一下,郭有才现象对于草根网红时代的意义,和探讨这背后的一些社会心理驱动吧。

郭有才呢,据说是因为家境贫寒,没有办法去学习音乐,但是自己又喜欢唱歌。但说实话唱的不怎么样。为了今天录这个节目,还专门去听了一下,唱的真不好听。他呢花了300块钱买了个吉他,又花了6块钱啊,报了一个音乐课,很简朴的开始了,甚至应该说叫很简陋。所以呢郭有才也经常自嘲,叫306块钱的音乐水平,就是这个306。

Read More…

面包工厂店,中产消费降级的新归处

在这个繁华褪去的城市角落,有一家不起眼的面包工厂店,成为了中产阶层微妙转变的见证者。在这里,2元一包的吐司边和5元一斤的蛋糕边,不仅是经济压力下的无奈选择,更是一种生活的智慧与坚持。

那些曾在都市高楼间穿梭,享受着品牌与品质双重宠爱的我们,如今在小红书上记录着工厂店的探索笔记,在阿里妈妈上分享着同厂的白牌秘密,在咸鱼上交换着二手的珍藏。这不仅是消费降级的必然趋势,更是生活多样性的一种体现。

Read More…
Close Bitnami banner
Bitnam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