硕鼠的博客站

范路的博客主站,时而会发些东西。

梦想园开篇

我准备写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这些东西大多是一些不太成熟的想法。
如果有读到此类文章的朋友,请把这仅仅当成是痴人说梦好了。

什么样的文章会出现在梦想园呢?本人不敢说研究什么,只能说是思考了一些东西。
和社会上那些大师们比较起来,主要区别在于:
大师们首先阅读一些东西,然后思考,得到自己的观点和看法,在以此观点和看法为基础,进行研究,也就是继续搜集更多的有利于其观点和看法的数据和佐证,并在认为内容足够翔实之后,将见解和那些论据、数据一起发表出来,让人看了之后心悦诚服。
而我呢?也是看到、听到或阅读了一些东西,然后思考,并得到自己的一些观点和看法,直到目前为止,和大师们相差不多,但是接下来就不一样了。本人把研究的部分省略掉,直接将观点放出来,放到梦想园里面来。我确实没有经过深入的研究,所以很多观点有可能是不正确的,甚至是幼稚可笑的。不过这没有关系,我争取能够一直保持一颗开放的心,不偏执,公平的看待各种相同或不同的观点,只要是有建设性的意见和建议都欢迎。

我为什么不去研究呢?四个原因:
第一、要从我听过一个故事说起,某生物学家,为了验证跳蚤的听力究竟受哪些因素的影响,于是开始做实验。首先,他找来了一只跳蚤和一把发令枪,在扣动扳机之后,发令枪响了,跳蚤闻声跳了起来,这时他在实验记录上写下,用于实验的跳蚤,听力正常。然后,他拔掉了跳蚤的两条前腿,再次扣动发令枪的扳机,发令枪响了,跳蚤又跳了起来;再拔掉两条中腿,重复上面的实验,跳蚤依然跳了起来;最后,他拔掉了跳蚤的两条后腿,再扣动扳机,在发令枪响起之后,跳蚤没有跳起来。于是这位科学家心满意足的在实验记录上写了如下的实验结果:跳蚤,在拔掉六条腿之后,就变成聋子了。大家可能觉得很可笑,但是在现今的互联网时代,和一个观点相关的数据,异常庞杂。我们对于互联网时代的某些问题的了解,并不一定比那位神武学家对于跳蚤的了解更深刻。想要收集并分析所有相关的数据,基本上是不可能的。甚至找到正确的数据收集方式都是非常困难的。我无法保证在我想要进行研究的时候,是不是也会重蹈上面那位幸福的生物学家的覆辙。
第二、本人的阅读速度不高,平时的事情也比较多,关注的东西又分散,想法很多。所以实在是没有那么多的时间来进逐一的分析研究,也搞不清楚应该如何取舍,现在这个时代,连老天爷都搞不清楚到底哪块云彩会下雨,更不用说是我了。但是这些想法,又希望能够保留下来,和有可能感兴趣的朋友们进行分享。
第三、目前还没有条件找其他人来帮助我一起进行分析和研究。这方面我曾经进行过非常失败的尝试:因为我以前的工作性质,主要就是说服别人。这就导致了,那些我希望能够和我一起进行研究的人,也就是那些和我一样抱着开放心态的人,很容易就被我说服了,于是他们就变得不再开放,并偏执的认为,我是对的。而我又很难判定,那些一直反对我的人,到底是不是抱着开放的心态。最终的结果就是变成了一种我所熟悉的通过辩论更甚至于是诡辩来绝对问题的走向。而在这个过程中,有些人由于过于偏执,将自我和观点捆绑得太紧,最终发生一些我不希望看到的变化。我记得在一本书上看到过这样的观点,美国的律师,要分清观点和自我,这样的话,即使观点被驳倒了,至少自我还能够站得起来。如果反过来,将观点和自我绑得太紧密,当观点不成立的时候,自我也就不存在了。这个时候,那些胜利的人,会变得目空一切,更加偏执。而失败的人,则会感到非常迷茫。
第四、个人认为,现在市面上的那些可供阅读的东西,有些并不一定比我的梦想园更深刻,更经得起推敲;而有些东西,更是一些先入为主,甚至是居心叵测的人,故意收集那些单方面有利于其论点的证据,忽略那些不利于其论点的证据和数据,从而得到的。这些东西,看了还不如不看。作为一名多年的售前工程师,我原来的工作就是将一些看上去很有道理的东西,从技术的角度将给客户听,并最终让客户心悦诚服的相信这些东西。所以,我对于社会上的一些IT行业的金科玉律产生和演变的过程,还是有一定的了解的,而正是这些过去的知识,使我很难相信那些研究的结果,到底有多少是站在中立的,开放的环境下得出的。而不是抱持着某些特定条件,或为了达到一些特殊的目的而被树立起来的。
所以,我认为与其用那些搞不清对错的东西,来进行耗费时间的研究,还不如直接把观点摆出来,给那些感兴趣的人一些启示。

开篇词到此结束,今天要是有时间,也许就先喷一篇出来。

Blogged with the Flock Browser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Leave a Reply

Close Bitnami banner
Bitnam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