硕鼠的博客站

范路的博客主站,时而会发些东西。

Author Archive

关于知识付费的一些想法和故事

前一段时间跟一位朋友聊天儿,说起这么多年来,我真正在靠什么吃饭的问题。好像我主要的技巧是讲故事,听到不同的故事,经过思考,再把合适的故事,在适当的场景中,讲给合适的人听,这可能就是我近些年来主要的谋生手段了。朋友听了以后就讲,那你应该去做知识付费呀,应该开个频道,去给大家讲课啊。虽然我讲的故事通常情况下还是有人爱听的,但是也没法说这个事儿就可以去做知识付费,因为我个人对知识付费,其实一直有一些非常不太好的感受,也不是很喜欢这件事情。

为什么说不喜欢呢,也是从几个故事吧来讲吧,一个人的人生观、世界观、价值观,其实也是跟他所经历过的一个又一个故事相关,不是靠大道理塑造的,而是靠故事,或者说我们到底记住了什么,以及相信什么塑造起来的。

Read More...

阅文网文协议引发的思考

最近阅文集团的网文作家协议霸王条款,引起了广泛的社会关注。

这其实没有什么好说的。这是一种很典型的由供求关系所带来的博弈问题。如果出版社,或者说是网文出版平台在整个出版活动中占有更大的主动性和资源,那么就自然会要求更多的权益和保障,反过来也是一样,如果作者在这个过程中占有更多的资源,那么作者就可以要求更多。

这次搞得这么沸沸扬扬,就是阅文集团采用了一刀切的方式,简单粗暴的对待从小白到大神的所有作者。所以这次问题,不是谁不尊重谁,也不是什么霸王条款,而是懒惰。

正确的做法,也是传统出版社几百年来一直采用的方法是,将协议分为三六九等,大神级作者,去了哪个平台都是大神,大神级作者的书,吸引读者,赚钱,主要靠得是作者,那么就可以获得一份充满尊重的协议,各个平台都会抢着和他们合作的。小白作者,想要获得用户,主要是依靠平台,换到没有资源的平台,就只能自娱自乐了。那么这种人,就只配一份严苛的协议。各种权利都是属于平台的,爱来不来。至于那些本来就是自娱自乐形的作者,也不指望商业化,倒是可以设计一份充满尊重和严苛规则的协议,不要捣乱,平台也服务好他们,让他们能够充分的自娱自乐。

网文平台和传统出版社最大的差异是,有很多书可能写着写着就火了,传统出版社,拿到的就是完本的书,比较容易判断后续的商业价值,而网文平台拿到的是一个动态的更新过程。所以在设计协议的时候,要有足够的灵活性,来应对这种变化。不要追求在一份固定的协议里面就把所有可能性都约束清楚,那就只能是霸王条款了。可以一开始搞一份简单一些的,后续根据发展再协商补充。当然,书火了再协商补充,会提高获取权益的成本。不过和书火了这件事情比起来,这些成本还是值得付出的,如果一开始就给出一份很扯淡的,充满了侮辱和歧视的霸王条款把所有有可能火的人都拒之门外,还拼命往自己脑门上贴周扒皮,葛朗台的标签,那肯定是不划算的。

每一本书,每一个作者,都应该获得一份自己的协议,根据作者和书的状态,可以进行谈判和调整,买卖不成仁义在。因为网文作者太多,每一本书都进行谈判,是平台成本锁无法承担的。

这种时候,人工智能就有用了。人力资源系统中,人工智能已经可以对各行各业的候选人进行打分了。现在在网文作者这样一个相对单一的领域中,对人进行打分,应该是没有那么困难的吧。作者可以升级,那么他们的每一本新书就可以获得一份相对应的,初步的协议。后续再根据书籍更新过程中的综合数据表现,进行协议的调整,在需要上真人谈判的时候,再出动小编。

真正涉及后续版权开发的作者或小说,可能只占所有小说的十万甚至是百万分之一,一次性写出一份面面俱到的协议,把所有人都吓住,真不知道这些律师的脑子里面装的都是什么。

我摔倒了

做了颈椎手术之后,已经坐地铁上下班两周了。每天带着脖套,在地铁里面走来走去的感觉,也是一种新奇的体验。每天坐出租车去地铁站,下了地铁之后,再坐出租车去办公室。

坐在出租车里面的样子

北京很多地铁站的扶梯,都只有往上的,而没有往下的。这是为了节省成本,毕竟在普通人的理解中往上爬,总是要感觉更辛苦一些。我总喜欢在看到身边各种事物的时候,思考一下其中的商业上考量,以及背后的一些原因。这也算是一种习惯了。

有一班地铁,正停在站台上,人不是很多的样子,还有空座位。好像还有最后一两级台阶就到底了,我心里想着。也许稍微加快一点儿,我就能赶上这班地铁。不过地铁的班次还是很密集的,倒也不用特别着急。不知不觉间,下台阶的步伐,还是加快了一点,也许没有,谁知道呢。

我想低头看看脚下,但是因为刚刚做过颈椎手术,正带着固定用的脖套。没法低头,我只能看到台阶前面一段的地面。

突然,所有的那些纷杂的思绪,突然就离我而去了,脑子变得异常清醒。眼前只剩下一样东西,就是台阶下,再往前一段的地面。地面很干净,浅浅的灰色,接近于白色。没有任何花纹,没有任何尘土和杂物。非常清晰,不断的在眼前拉进。这种情况我已经遇到过几次了。我心里非常清晰的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我又摔倒了。

好像每次摔倒都是这样的,不禁让我觉得,在我摔倒的过程中,我可能失去了这一段记忆,在摔倒之后,大脑会将一段摔倒过程中一段我印象特别深刻的记忆,自动的填补进来。所以每次摔倒之后,我都只能异常清晰的记得这个摔倒的过程。

我摔倒了,我心里知道。这个过程还会持续一会儿,也许会有几秒钟,也应该有几秒钟吧,一根竖起来放在一两节台阶上的一米七六的木棍,失去平衡摔倒,也是需要几秒钟的。

我每次摔倒的时候,都会尝试在这个过程中做出一些努力来补救这个结果。但我知道,这些尝试都是徒劳的,我所能得到的,每次都只是摔倒过程的清晰记忆,仅此而已,没有任何其他的东西了。虽然我知道任何尝试都是徒劳的,但我依然希望尝试一下,是不是可以补救。如果是再年轻一些的时候,我只需要跨出两步,或者伸手扶住身边的扶手,哪怕是伸手支撑一下地面,都会有一个不一样的结果的吧?即使我明知道这些尝试最终都是徒劳的,但我依然想试试。

结果是确定的,我的所有尝试都是徒劳的,我摔倒了。一只眼眶先着地,把眼镜架压断了。同侧的一只Bose SoundSport Free耳机也摔了出去,另外一只依然在耳朵里面忠实的履行着它的义务,向我播放着网络小说。我所有在摔倒过程中努力的尝试,就像被超声波清洗机清洗眼镜上的污渍一样,逐渐消散并溶解在大脑中,什么也没有剩下。脑子里面反复重复的只有那清晰的,干净的,浅灰色,接近于白色的地面,在不断的向我接近。

各种思绪,缓慢的在脑子里面复苏着。我知道我又摔倒了。首先在我脑子里面生出的念头就是这个。然后,我开始慢慢检视自己的状态。我是趴在地上的,平平的趴在地上。眼眶好像有一些疼,头可以抬起来一点,眼镜从脸上掉了下来,一根眼镜腿被我压断了,在距离我不到一米的地方,有一只Bose SoundSport Free的耳机,看起来好像有些眼熟。

好像有人在朝我走过来。站台上稀稀落落的有一些乘客,他们朝我走了过来。他们好像在和我说着些什么,我一开始没太注意。根据以往的经验,我并没有尝试爬起来。我知道我现在尝试爬起来是很难的,我需要先休息一会儿,然后在尝试往起爬。身边的人倒是没有担心我会额上他们,毕竟我看起来还是比较年轻的,不像是经常容易出现各种纠纷的那些老年人。他们很热心的尝试要拉我起来,这个时候,我终于听清了他们在对我说的话。他们在问我怎么摔倒的,是不是有什么地方不舒服。我和他们说,没事,不要尝试拉我起来,让我再稍微休息一会儿,我过一会儿自己就能起来。就像是以前每次摔倒时一样。同时,我伸出一只手,将那只摔出去的耳机捡了起来,并牢牢的抓在手心里。

我估计是因为我趴的地方就在地铁下到站台的台阶前面的原因,实在是比较碍眼。那些热心的地铁乘客,并没有放弃拉起我的努力。过了两三分钟,两位力量很多的乘客,同时拉住我两边的手臂,直接把我从地上拉了起来。在这个过程中,我才发现,我的单肩包依然挂在胳膊上,我把包重新背在了肩膀上。我再三的向身边的热心人们表示了感谢,并且表达了,我没有什么事情,可以自己走路,不需要进一步的帮助。热心的乘客们才散开。在这个过程中,我的大脑还处在一种半速的运转状态,并不是很清醒。现在回想起来,我完全不记得当时围绕我,试图帮助我,并最终扶起我的那些好心人的样貌,连最基本的服装、性别、高矮、胖瘦等体态特征都完全没有记住。只是好像记得,他们都是乘客,并没有地铁的工作人员。

站起来之后,我继续检视着自己的状态。首先我需要确认一下刚刚做过手术的颈椎怎么样了,值得庆幸,脖子好像没事。刚刚做过手术脖子依然是上了一天班的所带来各种疼痛,并没有多一分或少一分。上半身,包括手腕、胳膊都没有任何不舒服的地方,看来我是直直的摔倒的,连最本能的用手扶地面的动作都没有做。那些尝试挽救摔倒所做出的努力,可能都仅仅停留在,并最终消逝在我的脑子里,我的身体并没有做出哪怕一丝一毫的动作来相应这些尝试。有一只膝盖疼得很厉害,好像是扭伤了。每一次这条腿支撑身体的时候都钻心的疼。我只能一瘸一拐的向着地铁的方向挪动。

不知道这是我在台阶上看到那列地铁之后的第几班地铁了。我终于坐上了地铁,发现了一个附带伤害,身上背的包也被压了一下,里面的耳机包,被压变形了,耳机倒是没有任何问题,还好没有造成什么不可修复的损失。电脑等其他包里面的精贵设备,在后面的一两天里面都经过测试,并没有什么损坏。晚上回家的时候,发现只能上楼,下楼的话,扭伤的膝盖完全不能支撑,非常的疼。

回家之后,被老婆好一顿训。确实是很吓人,第二天就被老婆禁足了,不许再去上班,只能在家home office了一天。还被老婆拉去医院,拍了一大堆的X光片,让大夫确认没有问题,才放心。

home office的样子
这次摔跤之后,拍摄的一堆X光片中的一张,可以很好的展示我的十根钛合金钉子

摔倒的原因,并不一定是脚下踩空,也未必是膝盖扭伤。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原因。以后还是要更加小心,上下台阶首先要拉好扶手,每一步都不能着急。最近两三年里,这样摔倒已经有过三五次了,希望以后能够尽量少摔一些吧。

周六去找了一位老师傅,重新配了一副眼镜,替换被摔坏的那一副。2600,这是这一跤最明确,最贵的一笔支出了。有趣的是,随着年龄的增长,老花的不断加重,我的近视度数已经降低下来了,跟随我三十年的散光,也消失了。这让我感觉心情好了不少,虽然度数和散光调整得太大,导致了我血压上升,头疼了一两天,不过这还算是一件好事吧。

随着年龄的不断增长,我必须要慢慢的适应自己逐渐老化的身体和各项技能。虽然很多活动要比以前更谨慎,更小心。但也要时刻注意,更多的保持积极,开朗的态度来应对未来的每一分钟。

用了一年的时间,做了一个社区实验

社区的本质,是用户创造内容,内容吸引用户。也就是一个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问题。到底是应该现有用户,还是先有内容呢?

以前很多人都觉得应该是先有内容。因为内容更容易获取,特别是在有爬虫的时候。

为了验证这个论点,我利用google的云服务上免费赠送的300美金,搭建了一个论坛。然后用爬虫从BT之家,把我喜欢看的美剧种子,爬了出来。贴到了论坛上。在设置了google和baidu、bing的搜索引擎之后,每天能够有一百几十个匿名访问。

现在,社区有了,内容也有了,而且内容和调性也很集中。用户也被搜索引擎带来了。下一步呢?应该是用户参与进来,继续创建新的内容,这才能形成一个完整的循环。

我只能不断地往论坛里面添加美剧内容。没过一两天,就更新一下,将最新的美剧信息,发布进去。

问题就出在这里了。每天都有人来看,就是没有人去注册用户,也没有人愿意在论坛上发帖,或者回复任何内容。这个实验做了一整年,google送的300美金,也被花完了,论坛即将关闭。

结论是,内容必须要和用户一起增长。如果有一个爬虫,自动的放入大量的内容,用户的行为完全被覆盖掉了。用户依然是无法活跃起来的。

用户和内容、调性,必须要一起慢慢培养。不能出现任何不平衡的情况。通过活动拉用户,通过爬虫刷内容。都不是好的方法。

HBO的《切尔诺贝利》开始的一段话

切尔诺贝利
Chernobyl (2019)

导演: 乔韩·瑞克
编剧: 克雷格·麦辛
主演: 杰瑞德·哈里斯 / 斯特兰·斯卡斯加德 / 艾米丽·沃森 / 菲利普·巴兰蒂尼 / 巴里·基奥根 / 更多…
类型: 剧情
制片国家/地区: 美国 / 英国
语言: 英语
首播: 2019-05-06(美国)
集数: 5
单集片长: 60分钟
又名: 调查切尔诺贝利 / Чернобыль
IMDb链接: tt7366338

切尔诺贝利的剧情简介 · · · · · ·

Craig Mazin执笔﹑Johan Renck执导的HBO/Sky合拍5集迷你剧《切尔诺贝利 Chernobyl》顾名思义就是那宗闻名的人为灾难事件,背景在1986年的乌克兰,剧中将会描述当时究竟发生了甚么引致这事故,而且当年勇敢的众人是如何牺牲自己拯救处于灾难中的欧洲。
Stellan Skarsgård饰演苏联部长会议副主席﹑苏联能源局领导Boris Shcherbina,他在事故发生数小时后被指派领导政府委员会,但当时政府还没意识到反应堆已经爆炸;作为这史无前例人为灾难的高级应对官员,他发现自己身陷政治体系问题,以及得面对这场核灾难不停攀升的伤亡人数。
Emily Watson饰演苏联核物理学家Ulana Khomyuk,她致力调查切尔诺贝利的真相,好使未来不会再发生同类事件。但调查期间令她与想埋葬可怕秘密的人造成冲突,为了真相她得冒着失去自由,甚至生命的危险。Jared Harris饰演苏联科学家Valery Legasov,被克里姆林宫指派调查该事故。

在这个片子开始的时候,第一段话就深深的震撼了我。冷冰冰的片子,讲述了冷冰冰的现实。用一种冷冰冰的语调,说了一段冷冰冰的话。

谎言的代价是什么?
What is the cost of lies?

并不是它会被错当成真相。
It’s not that we’ll mistake them for the truth.

真正的危险是 如果我们听了太多谎言,
The real danger is that if we hear enough lies,

会再无法分辨出真相。
then we no longer recognize the truth at all.

到时我们要怎么办?
What can we do then?

只能抛弃追寻真相的希望
What else is left but to abandon even the hope of truth

而满足于编造的故事?
and content ourselves instead with stories?

在这些故事里 我们不关心英雄是谁。
In these stories, it doesn’t matter who the heroes are.

只想知道 该责怪谁?
All we want to know is: who is to blame?

新游戏模式的思考

这里所说的游戏主要是电子游戏。也就是由计算机,游戏机以及手机给大家提供的游戏方式。
最早的游戏可能是由程序员的爱好,或者是梦想,或者是其他的东西所产生的。但随着计算设备运算能力的不断增加,以及电子游戏这种商业模式逐渐被整个社会所接受。这种完全由业余爱好或者仅仅是依靠理想与热情来产生的游戏,已经越来越远离我们。现在的绝大多数游戏都是一种主要由商业利益所驱动的产物。
到底是什么在影响游戏的模式呢?主要是游戏发行的环境,以及游戏发行平台的各种规则。当然,作为一种可以进行自由竞争的商业模式,影响游戏模式发展的,还有一种重要因素,叫做榜样的力量。
新游戏模式有时候并不是,随着游戏发行环境的变化而新产生的,只是随着发行环境的变化,从各种模式中越众而出,一骑绝尘,成为新的主流。并在这个过程中不断地自我演化,从而更加适应当时的发行环境。在这个过程中,发行环境也会不断的发生演化,这是一个相辅相成的过程。这个过程很像进化论,物竞天择,适者生存。
在这个过程中,我们看到了游戏主机和主机游戏。看到了移动游戏机,或者应该叫便携游戏机。我们看到了网游,以及免费下载和后付费的网游。我们看到了手游,免费手游,内购手游。SLG,三消,以及现在特别流行的大逃杀。
现在新的游戏发行模式又产生了。那就是云游戏,和游戏订阅。
云游戏就是将游戏的运算与渲染的绝大部分工作放在云端完成。客户端只进行游戏操作的输入以及渲染结果的输出。这使得用户参与游戏,获得游戏快乐的成本急剧下降,用户不需要去购买专业的游戏主机。只需要在任何可以播放视频的设备上,享受游戏的快乐。这是5G时代的呼唤,带宽的快速增长,呼唤需要消耗这些带宽的商业模式。更多的互动视频内容,或者是由真人参于的互动话剧,可能会变成新的游戏模式。游戏可能会更多的和直播结合在一起。
游戏订阅模式。由于是按照用户游戏时长来分配收入,所以可能会有越来越多的挂机游戏。就是不太需要用户参与,就可以直接得到游戏快感的那种游戏,包括像放置奇兵这样的,可能就会大行其道。
这两种模式结合在一起,可能会产生一种很畸形的怪物。那就是使用订阅模式的游戏,会为了获得更多的游戏时长,而鼓励用户去用云游戏来挂机。
这里所说的只是一种畅想,让我们对未来一起拭目以待吧。

美食与消费升级

IMG_0280

蒸汽犀牛的猪肋排

最近突然有人说起,现在很多吃的东西,都不香了。以前很多食物,黄瓜是黄瓜的味道,西红柿是西红柿的味道,现在好像都没有那种味道了。以及,各种农家原生有机蔬菜,是多么的贵,多么的好吃。

真的是这样的吗?也许,也只能说是也许了。为什么呢?上面讲到的其实都是一个人在相隔相对比较长久的多个不同时间节点上的个人感受,这种东西是没法拿来进行客观比较的。

这种现象最简单的一种解释方式就是:以前缺吃少穿,有点儿什么都觉得好吃,现在天天吃,就不觉得香了。而有时候让你觉得什么东西好吃的,并不是食物本身,而是获得食物过程中所经历的艰难困苦所形成的仪式感。

首先给大家讲述一个真实的实验,实验的参与者是我儿子。他很喜欢吃咖喱猪扒饭。于是我分别带他去吃了路边小摊上二十元一份的咖喱猪扒饭,比较小的碎猪肉饼,以及满满的咖喱汁;澳门味道五十元的猪扒饭,真正的猪扒,正宗的咖喱汁液,以及用芝士焗过的;胜博殿一百元一份的猪扒饭,用猪身上特定部位的肉,做的猪扒,肉有着特殊的纹理,健康的糙米饭,和用黑芝麻猪扒酱手工打磨的酱汁。吃过之后,我问儿子,哪个更好吃,答案是二十元的更好吃,因为咖喱汁更多,口味更浓(更多的盐和味精)。其次是五十元的,儿子还比较喜欢芝士,一百元的不好吃,没什么味道。

 

上面这个过程,基本可以看成是一次盲测的过程。各种故事,各种仪式感对于他来说效果都是要打折的。

当然,社会肯定会给一百元的猪扒饭更多的认可,毕竟胜博殿不但没有倒闭,还把连锁店越开越多了,还有很多模仿他们的店铺在不断涌现,生意也还很不错。这就是消费升级,大家消费的不再是口味、不再是实实在在的性价比,而是变成了各种故事和意义。

金刚经里面讲到的色即是空,其中色的含义就是人们为一个事物所赋予的各种意义,色即是空,就可以理解为人们为一个事物所赋予的各种意义,是没有意义的。

下面要讲另外一个故事,一次因为公务出差,跑到法国的波尔多,去酒庄喝酒的时候,处于好奇,就去询问酒庄的主人,法国的葡萄酒是怎么评级的?是不是要经过盲测?酒庄的主人告诉我,法国的葡萄酒是不做盲测的,他们会请葡萄酒协会的人来到酒庄,参观葡萄园和酒庄的环境,参观酿酒的过程以及酒窖,讲述家族的历史,然后坐下来一边品尝酒庄提供的美食,一边品酒。最后葡萄酒协会的人,会综合所有这一切才能给他们的葡萄酒打分评级。

这个故事还有另外两个分支的补充,也是因为公务出差,我去了美国加州的纳帕一家酒庄,以及南非开普敦附近的一家酒庄品酒。他们给我讲述了这个故事的另外分支。欧洲的葡萄酒,被称为旧世界的酒,非洲、美洲、澳洲的葡萄酒,则被称为新世界的酒。因为上面我讲述的那种葡萄酒品酒和评级的过程,新世界的酒是永远也不可能比得过旧世界的酒的,至少家族历史没有人家长。为了能够有出头的机会,新世界的酒庄强烈要求就行了盲测,于是就有了文明世界的纳帕酒庄,以及号称拿破仑夫人最爱的南非开普敦酒庄的酒。在他们被接受之后,他们也会反对盲测,因为盲测实在是太无法控制了。

这就是葡萄酒故事的完整版本了。大家喝的不是葡萄酒,当然也不是什么孤独寂寞冷,而是故事和意义。

鄙视链的形成,并不是因为鄙视链上端的人,能够提供或享受鄙视链下端的人所不能提供的服务和产品。而是鄙视链上端的人所能够提供或享受的服务和产品,比起其他人来说更加难以获得。

相关的故事还有好多,这里就不一一的列举过去了。

现在的食物,是不是没有以前的好吃了?也许吧。美国的葡萄酒是不是没有欧洲的好喝?我是喝不出来的的,我相信大部分也喝不出来的。

现在,是一个新品牌建立的过程。大家开始为品牌、故事和意义买单了,一百元的牛扒饭生意兴隆。那么如何讲好自己的故事,如何赋予自己的商品以不同的意义,如果让这些故事和意义被有效的传播和接受,就是现在大家需要思考和研究的东西了。这就是消费升级。

希望我儿子过一段时间再去吃一百元牛扒饭的时候,能够吃出不同的味道来吧。😆

儿子在吃澳门味道五十几元的咖喱牛扒饭

尝试申请google AdSense的广告

很久以前就申请了AdSense账号,有快10年没有管那个账号了。

我把google要求的代码,贴到了head模块中。

然后被告知,我的博客站,内容太少,广告没有展示的机会。当然,也有可能是我的博客站内容大多来自于抄袭。

哈哈,😆。这是我积攒了好多好多年的博客站了,内容可能确实是不多,不是很能吸引展示和点击。但是如果说我的博客是抄袭来的,那也就没法说了。

我申请了重新审核,然后就随意了。就是这么多内容,内容都是自己慢慢写的。至于是不是抄袭的内容,这个事情我也不知道了。

我一直是开心就写一点儿,不开心就停个半年一年的。是不是能够通过google adsense的审核,也无所谓了,只是觉得好玩儿而已。

军队医院看牙,辉煌与不便并存

在一家寺庙附近拍到了一只悠闲的猫

今天去一家军队医院看牙,非常现代化,可以通过微信挂号和缴费,每一层都有很多挂号收费的地方,方便极了。
各种检查各种化验单,以及各种片子,都可以直接通过网络获取,所有信息,可以在微信上查询,也可以通过走廊里面随处可见的打印机自助打印得到,包括直接通过胶片打印机打印出各种片子。
被计算机和网络武装到了牙齿的医院,给人的感觉非常棒。这就是现代计算机网络所能带来的辉煌了。
上下十几层的医院,在计算机网络系统的武装下,快速的吞吐这海量的病人。我在这辉煌的圣殿中,却找不到任何一个卖水的店铺或机器。也没有任何销售食物的店铺和设备。
那么大量的人流,在医院的各个角落中穿梭,为什么没有任何可以吃喝的东西被销售呢?询问了医生才知道,因为是军队的医院,受到军队不得进行盈利性商业行为的影响,原来医院中的所有销售水、饮料和食物的店铺以及自动售货机,都被拆除了。
军队不得进行盈利性商业行为,也算是一种矫枉过正的政治正确了。因为过去几年,军队中个别人在盈利性商业活动中,贪腐了。于是就一刀切,全部干掉。
天朝做了很多类似的事情,在很多问题发生的时候,反应很慢,在不可收拾的时候,直接一刀切。为了一两个人的过错,让所有人都受到处罚。
这算是一种防微杜渐吧,只是这么多人流吞吐的巨型医院里面,不可以有任何销售水和食物的店铺或自动销售设备,这个就过分了。

我看美剧的感受和一次分享的记录

1 美剧历史
1928年9月11日,通用公司在纽约试播了《女王信使》。这是世界上第一部初步意义上的电视剧,标志着人类历史上一个全新的戏剧类型的诞生。
在1930年代,NBC和CBS两大广播巨头进行了大量有益的尝试,实验性地播出作品,大部分根据百老汇戏剧和经典改编而成,并成立了自己的电视台。1939年4月30日,NBC公开播放电视,标志着美国电视正式播出。
1947年5月,NBC推出了第一部直播电视剧栏目《克拉福特电视剧场》,这是一个诗选型电视剧,它的首部作品是《双门》(Double Door)。延至随后的50年代,直播剧场仍是电视剧的主流。这种栏目道具简单,由特写镜头和现场表演构成。因此,它特别强调演员和台词的作用,人物的表情至关重要。

Read More...

Close Bitnami banner
Bitnam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