硕鼠的博客站

范路的博客主站,时而会发些东西。

Posts Tagged ‘市场竞争’

微软和苹果相继退出了Open AI董事会观察员的席位,这背后到底是几个意思呢?大家好,这里是老范讲故事的YouTube频道。今天,咱们来讲一讲Open AI这个当红榨汁机,他们的董事会上,到底发生了一些什么样的事情。

首先,要讲微软挺冤的。为什么呢?花了130亿美金投资了Open AI,在里边占股49%,居然没有混到董事会席位,只混到了董事会观察员席位。观察员席位跟董事会席位有什么区别?就是开会你也可以去啊,也不说不让你说话,你该说你也可以说,但是最后在表决的时候,不许举手啊,你不能说我同意,我反对,这事跟你没关系。这叫观察员席位。那你说他为啥冤呢?你说花这么多钱,占这么多股份,只得了一观察员席位,有点冤啊。还不算最冤的,最冤的是什么情况呢?苹果一分钱没花,1%的股份都没有,也整了一个董事会观察员席位。就是不患寡而患不均嘛,对吧?如果原来只有我一个出了钱的人,成为了董事会观察员,那这事呢,也不算是丢人的事。现在来了一个恨拖一下的,来了一个一分钱没花的,呃一点股份不占的啊,我们俩都是董事会观察员,他丢不起这个人啊,对吧。那么微软就愤然宣布说,我放弃这职位了,那苹果说,那你放弃了,我也不干了,咱们就都不去了。

Open AI本身的董事会结构呢,就比较奇葩。为什么呀?它上面有非盈利组织,底下呢,我们暂时不讨论。但这个结构导致了微软和苹果的尴尬位置,最终选择了退出观察员席位。

Read More…

大家好,欢迎收听“老范讲故事”的YouTube频道。今天,咱们来讲一讲武汉。萝卜快跑已经开始抢生意了,武汉的无人驾驶出租车引起了争议。原来,咱们讲过中年人失业,铁人三项,现在都不行了。铁人三项是什么呢?网约车、快递和外卖。这三项里头,现在网约车已经被萝卜快跑抢占了大量的份额。武汉市已经满街都可以看到萝卜快跑的无人驾驶出租车了。

而快递的话,现在已经开始出现无人机快递箱了。这东西长啥样?有点像咱们的蜂巢快递柜,但是呢,它上面是一个很大的平台,可以停无人机。你去一个快递柜去取快递的时候,无人机会从远处飞过来,把你的快递从快递柜的正上方放下,然后呢,经过一个类似于小电梯式的机构,到下边这个门里去取。

而外卖的话,现在美团的无人外卖车已经在街上四处溜达了。所以,铁人三项未来都不好做了。现在呢,是各种消息满天飞。第一个,武汉的无人出租车是6公里4块钱,因为这是有补贴,正常的价格应该是一公里一块。但肯定还是要比网约车和正常的出租车便宜很多。

Read More…

大家好,欢迎收听“老范讲故事”的YouTube频道。今天,咱们来讲一讲懂车帝——字节跳动的一块鸡肋。字节跳动,现在算是国内互联网行业里头,仅剩的几大狠人中的一个,而且是最狠的一个。现在,中国互联网行业里,还剩哪些狠人啊?美团、拼多多、瑞信、滴滴,字节跳动还剩这些。那你说,原来BAT啊,小米啊,这些怎么没有了呢?啊,这个呢,现在都已经进入了正常的公司发展状态,已经没有那种狠劲了啊,就是那种破釜沉舟,跟你不死不休的那个状态,现在已经没有了啊。刚才我们讲的这几个,还是有这种心态的啊。你们谁撞上这样的公司,还是要掂量掂量的。而在几个狠人中间,字节跳动是最狠的一个。为什么呀?他最大对吧?他的估值是2,250亿美金,年营收破千亿美金,而且他的营收是超过腾讯的啊,所以他呢,有这个狠的资本。

那你说,什么样叫狠啊?大开大合,壮士断腕,这个才叫真正的狠角色。花大价钱出去买公司,花大价钱出去买流量,去跟其他公司起脸开大脸,对脸的啊。你买多少流量,我买的比你多;你挣多少钱,我挣的比你少,我亏钱,我把你干死啊,这个才叫狠公司。字节跳动这些年来,干了哪些特别狠的事情呢?第一个上来还把投资部干掉的就是他。因为很多的大公司都是有投资部的,玩资本运作,去并购公司,搞这样的事情。字节跳动说我不干了啊,投资部不要了,整个开掉,解散掉。

Read More…

好的,让我们开始讲下一个话题。马斯克把特斯拉的1.2万块H100给了XAI,这到底是什么情况?特斯拉在6月4号的消息,是英伟达报的料。1.2万颗H100转交给了XAI,这个直接就给了,肯定是不行的。它呢,其实是插队。什么意思?就是大家现在都在排队,等着拿英伟达的H100。马斯克的两个小伙伴都在上面排队,特斯拉也在那排着,CI也在那排着。

大家知道XAI最近拿着钱了吗?所以他现在急需要这些H100。而特斯拉呢,现金其实也还有,但是稍微有些下降,现在也没有那么着急用的地方。所以说来,我这1.2万枚,本来应该是特斯拉排到队了,SAI你先拿去用吧。等这个SAI买的1.2万枚排到了以后,特斯拉再用。但实际上是干了这么个事。

那么这个事情出来了以后,大家其实没有心思管理,到底是怎么干的。特斯拉的股价是先跌为敬。这个一看,马斯克也觉得心思都这样了,不干了,对吧。咱们就直接下跌就好了。今天是6月的7号,再过一个礼拜,6月13号就是什么节点呢?特斯拉的股东大会,投票截止日期啊。他会公布结果,马斯克的薪水到底给不给他,6月13号就要出数了。现在呢,可能好多股东,像我上次连线的那个引滴购,已经寄信寄去了,说我们同意把薪水给马斯克。但是现在一堆的大股东,他们发声,有人听着吗?

Read More…

大家好!欢迎收听老范讲故事的YouTube频道。今天,咱们来讲一讲“东方甄选”是不是真的不行了。事情从哪儿说起呢?2024年6月3号,俞敏洪与物美的创始人张文忠一起直播。直播时,张文忠问:“有什么直播电商的经验可以分享吗?”这两个1962年出生的老大爷坐在一起,做传统超市的张文忠好奇地问起电商直播的门道,毕竟东方甄选做得那么成功。然而,俞敏洪的回答出人意料:“哎呀,东方甄选现在做得乱七八糟的,没什么可建议的。”他感慨过去一年里,自己遭受的谩骂、指责与侮辱比一百辈子加起来都多,“哎呀,老头也是累了,说我想退休了。”他感慨道,自己已经62岁了,心好累,以后打算少管商业的事情,多出去游山玩水。这话一出,一石激起千层浪。

毕竟,东方甄选其实挺不希望再被过多关注。他们只想老老实实卖东西。为什么会这样呢?因为这背后就像一个火药桶。前次董宇辉的“小作文”事件带来了全网的关注,实际上他们承受不了这么多聚焦。事件之后,热度渐渐退去,董宇辉也开始了自己的直播,东方甄选的直播团队也整顿好了,继续售卖自家商品。按理说,就这么继续下去吧,可事实并非如此简单。上次的“小作文”事件,多少人蹭到了流量,连我都蹭上了热度,这事儿,真是不省心啊。

Read More…

大家好,这里是老范讲故事。今天来讲两个故事。第一个故事是:微软正在撤离中国AI团队。这个事情呢,应该是突然传出来的,应该是礼拜三传出来的。因为礼拜三我们在做《老范读评》的时候,就一帮人问:“哎,赶快说说,到底咋回事?”呃,第一个呢,这个事,我没有向任何微软员工去求证啊,这个一定要讲清楚。因为万一说对了,说错了,在给别人找麻烦,这事不合适。咱们呢,只能够根据现在公开的信息来进行一些分析和猜测啊,这个里头没有任何内幕消息,一定要跟大家讲清楚,不是说我认识谁谁谁了,我去问了谁谁谁了啊,千万千万要说明白。特别是刚才有这个人讲,说是微软员工来听自己的瓜了啊,这个还是给了我一点点小压力。

这个事情呢,突然传出来,据说是有几百人的团队要撤离,是微软中国区,云的关于大模型的一些团队,以他们团队,可能还有另外几个团队为主吧。啊,这些团队呢,正在撤离。据说呢,是这些人收到邮件了,邮件上写的是,他们可以离开去美国、澳大利亚,有的是写爱尔兰,也有写新西兰的。而且呢,全家人都可以一起去办移民。后边有一点未经证实,但是其实是整个事件里的关键是什么呢?就是不转岗到底会不会被裁员。如果有些人说,“我愿意留着,也没什么事,看你原来的事。”那这个呢,其实就是微软内部经常干的这种事情,因为我原来有些同事就是通过微软内部的这种转岗,从国内转到美国去了,拿到了美国绿卡,后来也拿到了美国国籍。这个故事是存在的。微软呢,过一段时间就会干,或者说他一直在干这样的事情,他也一直是有这样的机会给大家说,“哎,你们可以去申请,申请说你到底是在哪边。”其实谷歌应该也有,但是这个里头有几个问题啊,第一个问题是什么?就是他不会一下出一大批…

Read More…
Close Bitnami banner
Bitnam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