硕鼠的博客站

范路的博客主站,时而会发些东西。

Posts Tagged ‘AI时代’

在上海人工智能大会上,我们目睹了中国AI发展的新高度。今天,我们将引用两位业界大佬的讲话,并附上一些个人见解。首先,李彦宏提到,无需担忧AI会夺走人类的工作,当前的AI技术,如百度的“文心”,更多地扮演着辅助角色,如辅助驾驶,而非完全取代人力。他指出,尽管某些职业可能会消失,但新兴职业,如数据标注师和提示词工程师,将应运而生。这些职业虽然门槛不高,但对逻辑思维有较高要求。然而,值得注意的是,消失的职业数量远不及新创职业,且“门槛不高”往往意味着收入也相对较低。

接着,严弘提出了避免陷入“超级应用陷阱”的观点。他解释道,移动时代的思维定势认为,超级应用是关键,但在AI时代,那些具有强大功能的应用,即便用户量不及10亿日活跃用户(DAU),也可能对产业和应用场景产生更大的价值。严弘的这一观点,或许反映了百度在超级应用领域的局限性,正如俗语所说,“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李彦宏强调,AI时代的核心仍旧是搜索,这是百度的强项。然而,百度自身从未成功打造出超级应用,这一直是其心中的痛。在AI时代,百度虽有雄心,但若无法突破超级应用的瓶颈,其盈利前景将受到限制。

总的来说,中国AI的发展正迎来新的挑战和机遇,而如何在AI时代找到自己的定位,对于企业来说至关重要。

Read More…

大家好,这里是老范讲故事。我们来开始讲第一个故事。这个拱白菜的猪呢,其实是一个梗。这个梗是三年前来的。当时呢,有一个河北衡水中学的学生去参加一个演讲比赛。这个学生叫张西峰。他呢,当时就满怀激情地上去讲,说我就是这个农村出来的孩子,高考就是要改变我的人生,我要进城去拱你们这些白菜。对吧,城里的白菜,我是一只土猪啊。他讲了这么一段。当时呢,就舆论哗然,为什么呢?因为大家觉得,你农村的孩子到城市里头来,你就是个土猪。作为土猪去拱白菜这事呢,有非常明确的性暗示在里面,甚至说他不尊重女性啊,这个事都是可以套得上的。那这样的一个孩子,当年也是备受关注。现在三年过去了,这个孩子呢,现在哲大上大三,计算机系的。现在问他说你后悔了吗?他说我后悔了。对吧,最近呢,很多人都在讲这个事情,说他到底后悔什么了啊。首先呢,讲一下说这个节目啊,是今日头条跟凤凰周刊一起做了一个节目,专门找这哥们来采访了一次。采访完了以后呢,总的感受是什么?我还专门把这个视频反复看了两三遍啊。这孩子其实还挺好的,逻辑很清晰,讲话很有条理,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不想要什么。也觉得当年的事情呢,也做了些解释,说为什么说这个话。但是呢,也并不后悔,也没觉得自己做错什么,说我也不需要道歉什么的。当然,你说他到底是对孩子自己非常有清晰的调理呢。


还是最后这个剪辑师很厉害的。咱就不知道了啊,因为像我们这种一镜到底的,只能靠自己的调理性了啊。但是,他那个有很重的剪辑的痕迹在里面。首先讲了一个关于土猪的故事,这个张锡峰当年参加了一个演讲比赛。这个演讲比赛是在高考之前放的,其实这个小孩当时已经把手机都收了,压根不知道自己发生了什么,只是参加了演讲比赛,录制完了他就回去了。然后其他就什么都不知道了。他也讲说,虽然这个土猪拱白菜这事有很强的性暗示,但是衡水中学这么个地对吧,上高中哪有空交女朋友,哪有空想着男女之事,就是所有的精力都压榨出来学习了。真的是站在那一会都得拿出单词本来背两个,绝对不可能有这种男女之事的这种想法。所以他觉得只是一种比喻而已啊,并没有真的有一些这种性暗示的想法。这也是说他为什么说我也没敢做什么。结果等这孩子高考完了,离开衡水中学出来的时候,就出事了啊。一出来以后发现直接被记者包围了,他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说你们围着我干嘛呀。这帮记者就冲上去说唉,土猪土猪来了啊,赶快要去采访他一下。他父亲是开了个帕萨特去接他,他推着个小车,这个小车上是他的被褥啊,都住校嘛,一些书本,还有一些他自己的个人物品。把这些东西快速地装到车上,然后落荒而逃了。之后很多人就说哎。

Read More…
Close Bitnami banner
Bitnam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