硕鼠的博客站

范路的博客主站,时而会发些东西。

Posts Tagged ‘字节跳动’

在上海人工智能大会上,我们目睹了中国AI发展的新高度。今天,我们将引用两位业界大佬的讲话,并附上一些个人见解。首先,李彦宏提到,无需担忧AI会夺走人类的工作,当前的AI技术,如百度的“文心”,更多地扮演着辅助角色,如辅助驾驶,而非完全取代人力。他指出,尽管某些职业可能会消失,但新兴职业,如数据标注师和提示词工程师,将应运而生。这些职业虽然门槛不高,但对逻辑思维有较高要求。然而,值得注意的是,消失的职业数量远不及新创职业,且“门槛不高”往往意味着收入也相对较低。

接着,严弘提出了避免陷入“超级应用陷阱”的观点。他解释道,移动时代的思维定势认为,超级应用是关键,但在AI时代,那些具有强大功能的应用,即便用户量不及10亿日活跃用户(DAU),也可能对产业和应用场景产生更大的价值。严弘的这一观点,或许反映了百度在超级应用领域的局限性,正如俗语所说,“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李彦宏强调,AI时代的核心仍旧是搜索,这是百度的强项。然而,百度自身从未成功打造出超级应用,这一直是其心中的痛。在AI时代,百度虽有雄心,但若无法突破超级应用的瓶颈,其盈利前景将受到限制。

总的来说,中国AI的发展正迎来新的挑战和机遇,而如何在AI时代找到自己的定位,对于企业来说至关重要。

Read More…

大家好,欢迎收听老范讲故事的YouTube频道。今天来讲一讲宁德时代的奋斗100天,又惹起争议了。

宁德时代是全球的锂电池领军人物,在全球的锂电池市场占有率应该接近40%。根据统计的时间节点不一样,有的时候是40%多,有的时候大概百分之三十几,不到40%的样子,但基本上就是40%左右的市占率。

曾经,宁德时代在中国股市上曾经达到过1万亿人民币的市值,现在稍微掉下来一点,为8,283亿(人民币),而在6月17号,突然又一条消息把它推上了风口浪尖。那是什么呢?内部突然说我们要奋斗100天。

那么,这个奋斗法叫做896,原来我们都喊996,是福报。996是什么意思呢?早上9点上班,晚上9点下班,一周工作6天。福报这话是马云说的,他说你有这机会,你就感恩戴德吧,要不然的话你就没有工作了。

Read More…

大家好,欢迎收听“老范讲故事”的YouTube频道。今天,咱们来讲一讲懂车帝——字节跳动的一块鸡肋。字节跳动,现在算是国内互联网行业里头,仅剩的几大狠人中的一个,而且是最狠的一个。现在,中国互联网行业里,还剩哪些狠人啊?美团、拼多多、瑞信、滴滴,字节跳动还剩这些。那你说,原来BAT啊,小米啊,这些怎么没有了呢?啊,这个呢,现在都已经进入了正常的公司发展状态,已经没有那种狠劲了啊,就是那种破釜沉舟,跟你不死不休的那个状态,现在已经没有了啊。刚才我们讲的这几个,还是有这种心态的啊。你们谁撞上这样的公司,还是要掂量掂量的。而在几个狠人中间,字节跳动是最狠的一个。为什么呀?他最大对吧?他的估值是2,250亿美金,年营收破千亿美金,而且他的营收是超过腾讯的啊,所以他呢,有这个狠的资本。

那你说,什么样叫狠啊?大开大合,壮士断腕,这个才叫真正的狠角色。花大价钱出去买公司,花大价钱出去买流量,去跟其他公司起脸开大脸,对脸的啊。你买多少流量,我买的比你多;你挣多少钱,我挣的比你少,我亏钱,我把你干死啊,这个才叫狠公司。字节跳动这些年来,干了哪些特别狠的事情呢?第一个上来还把投资部干掉的就是他。因为很多的大公司都是有投资部的,玩资本运作,去并购公司,搞这样的事情。字节跳动说我不干了啊,投资部不要了,整个开掉,解散掉。

Read More…

大家好,

欢迎收听老范讲故事的YouTube频道。今天咱们来讲一讲,字节跳动正在辟谣路透社的小作文。我坚决不卖,我也坚决不拆。

5月30号,路透社发了一篇小作文,说字节跳动正在做一件脏活。什么样的脏活呢?将TikTok上面的推荐算法原代码,从字节跳动的代码仓库中进行分离,拆成一个独立的代码仓库。希望以后呢,在美国的TikTok,能够有一套独立的运行库,与中国的抖音拆开。消息来源呢,是某些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消息人士。这个一定要讲清楚啊。

但所谓的这些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消息人士,都是字节跳动的员工。他们是字节内部使用lock(咱们国内叫飞书,国外叫lock)使用这样的工具进行开会的时候,一些与会人员进行的爆料。如果说出姓名来,就肯定被开除了,这不用想。所以呢,人家说我们坚决不说具体是谁啊,但是呢这是确确实实是与会人员,已经收到相关任务的与会人员啊,他们出来爆料的。甚至呢还有一些说没有参加这个会,但是事后看到了相关会议纪要的人,也在向路透社进行核实。也就是说,从多个角度上,证实了这件事情正在发生。

Read More…

大家好,

欢迎收听老范讲故事YouTube频道。今天咱们来讲一讲国内大模型厂商,突然就变脸了,开始打价格战,而且是价格生死战。这个战争是从哪开始的?首先是有一个大模型叫deep sick,他先开始干的。原来我们使用100万TOKEN,大概也得十几二十块钱,甚至贵的也能有五六十块钱。国外的大模型经常是要到十几美金。他呢,直接来了一个啊,100万TOKEN一块钱人民币。DPC大家可能不是那么熟悉,因为他后边不是一个互联网巨头,也不是原来从互联网大厂出来的人,他后边是一个私募巨头,换方量化直接不讲武德啊,100万TOKEN一块钱人民币。

那紧随其后的呢,是豆包啊,这是字节跳动下边的大模型,直接降价到100万TOKEN 0.8元人民币。你不是一块吗,我8毛啊。然后通1,000问说那你们都降,我也来呗。我后边反正是阿里云,谁怕谁啊,最多的显卡都在我手里头,那降价啊,把通1,000问最新的千问Max千问浪什么,全都降到了一个白菜价。当然同1,000问降价的时候呢,还是用了一些小花招的啊,他把输入TOKEN跟输出TOKEN的价格分开了。什么意思?就是当你往里梳的时候,你也是算TOKEN的,当它往外吐的时候,也是算TOKEN的。就是它把往里梳的这个TOKEN的价格,降低了更多啊,往外吐的这个TOKEN呢,也在降,但是降的并没有那么多。大家能够理解,就是你往里输的内容,比如说现在有很多的大模型号称是可以输入100万字,200万字,但是他每一次输出,可能也就输出个1,000字,2,000字,他不会输出那么多的。你说一大模型坐在那,吭哧吭哧给你吐100万字出来,有人看没有?一个人坐在那阅读,读100万字也得会功夫吧。所以呢,从大模型输出的这个TOKEN稍微贵些啊。然后百度特别逗啊,百度先强调了一下,说不要关注价格,要看这个大模型的特性,以及大模型的性质,是不是适合你的场景。讲完了以后呢,左右一看说哎,你们都跑了,等等我等等我,对吧?直接把手里头两个最常用的模型,一个叫快速模型,一个是轻量级模型免费,对吧你们还要收钱吗?咱不要钱了。

Read More…

阿里店小二的贪腐案

一年间,竟有阿里员工贪污了9,200万人民币。首先,这并非新近事件,而是一个陈年旧案,发生在2020年至2021年之间。最近,由于央视《法制在线》在2024年5月14日的重提,以及第一财经于次日的报道,此事再次成为公众关注的焦点。这相当于各大国家媒体又将此事搬上了台面。

据杭州警方透露,近期侦破了一起涉及民营企业内部贪腐的案件。一名在杭州某电商平台担任基础运营岗位的员工,在短短一年内,因收受贿赂高达9,200多万元而被曝光。可想而知,在杭州,能有如此收受贿赂能力的,非阿里莫属。

这起事件仍在持续发酵,人们议论纷纷,惊讶于何人能在一年内“赚”到上亿,而且他只是被称为“店小二”——天猫店小二。正如警方通报中所称,这是一位基础岗位的运营人员,如何能涉及如此巨额的款项?此人姓王,负责阿里天猫家具类官方旗舰店的入驻审批,专司商家进店事宜。

Read More…

大家好,

欢迎收听老范讲故事的YouTube频道。今天咱们来讲一讲华为大模型演示翻车现场。

近期呢,非常多的AI相关的项目都在进行演示和发布,特别是国内。为什么它?因为时间到了。通常每年在这个时候也会有很多发布,因为每年在这个时候会开谷歌IO,大家喜欢在谷歌IO的前后进行信息的发布啊。因为谷歌IO算是全世界程序员或者开发者的一个盛会吧。那这个前后进行信息发布的话,如果它被安卓采用了,或者再跟谷歌搭上一点关系的这种技术会有更好的发展空间。

那今年呢,还有另外一个事情,就是拉玛3发布。前面其实国产很多大模型都是跟拉玛2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其实当时就已经预言过,我说拉玛3出来看多长时间之后,国内的大模型会争先恐后的再更新换代一波。现在呢,这个时间点就到了。前面阿里的通1,000问2.5发布,这两天还有几个,一个是零一万物的啊,叫e latch大模型发布,然后字节跳动的豆包大模型前两天也发布了啊。这豆包大模型主打的一个便宜,对别人的价格都便宜非常多,因为大模型的价格一般是按TOKEN算的啊,一般一个汉字是一个TOKEN,大概四个字母,还是几个字母的英文单词,是一个TOKEN啊,它这个算法比较奇怪。

Read More…
Close Bitnami banner
Bitnam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