硕鼠的博客站

范路的博客主站,时而会发些东西。

Posts Tagged ‘短视频’

在上海人工智能大会上,我们目睹了中国AI发展的新高度。今天,我们将引用两位业界大佬的讲话,并附上一些个人见解。首先,李彦宏提到,无需担忧AI会夺走人类的工作,当前的AI技术,如百度的“文心”,更多地扮演着辅助角色,如辅助驾驶,而非完全取代人力。他指出,尽管某些职业可能会消失,但新兴职业,如数据标注师和提示词工程师,将应运而生。这些职业虽然门槛不高,但对逻辑思维有较高要求。然而,值得注意的是,消失的职业数量远不及新创职业,且“门槛不高”往往意味着收入也相对较低。

接着,严弘提出了避免陷入“超级应用陷阱”的观点。他解释道,移动时代的思维定势认为,超级应用是关键,但在AI时代,那些具有强大功能的应用,即便用户量不及10亿日活跃用户(DAU),也可能对产业和应用场景产生更大的价值。严弘的这一观点,或许反映了百度在超级应用领域的局限性,正如俗语所说,“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李彦宏强调,AI时代的核心仍旧是搜索,这是百度的强项。然而,百度自身从未成功打造出超级应用,这一直是其心中的痛。在AI时代,百度虽有雄心,但若无法突破超级应用的瓶颈,其盈利前景将受到限制。

总的来说,中国AI的发展正迎来新的挑战和机遇,而如何在AI时代找到自己的定位,对于企业来说至关重要。

Read More…

现在开始讲第二个故事:郭有才现象——草根网红时代的启示。

郭有才呢,就算是一个很草根的网红了。1999年生人,山东菏泽,应该是农村的一个小伙子。长得呢黑黑瘦瘦的,留个小胡子,留了一个大背头,刷满了油的,这种像90年代或者80年代香港这样的一个样子的一个头。在抖音上其实也唱了很多年的歌啊,不是说突然就火了。他大概从17年就开始在抖音上唱歌,最近啊在5月9号突然一夜爆红。我们现在就要分析一下,郭有才现象对于草根网红时代的意义,和探讨这背后的一些社会心理驱动吧。

郭有才呢,据说是因为家境贫寒,没有办法去学习音乐,但是自己又喜欢唱歌。但说实话唱的不怎么样。为了今天录这个节目,还专门去听了一下,唱的真不好听。他呢花了300块钱买了个吉他,又花了6块钱啊,报了一个音乐课,很简朴的开始了,甚至应该说叫很简陋。所以呢郭有才也经常自嘲,叫306块钱的音乐水平,就是这个306。

Read More…

大家好,欢迎收听老范讲故事的 YouTube 频道。今天咱们来讲一讲中国短剧。真的像在国内 IT 媒体上宣传的那样,已经在全世界流行了吗?是不是已经彻底改变了全世界很多人的生活了呢?

为什么想起来跟大家讲这个故事?前两天,在 Twitter 上看到了一位中国籍女演员,啊叫邵逸凡。她呢录了一个视频,这个视频里头她讲这样几点:第一个说国内的媒体都在讲中国短剧已经在海外霸榜了,已经在海外的 APP Store 上当第一名了,很多的老外都非常喜欢看短剧。

怎么怎么挣钱了啊?他呢就跑去温哥华的影视制作中心去问,人家说哎,你们听说过这东西吗?从没听说过呀。这个东西的英文名字叫 shot drama,说这个名字从来没听说过啊。他就马上下载了一个 real shot 啊。这注意啊,它上头说的是马上下载了一个,意思什么呢?就是说我平时手机里是不装这个东西的。

这个里边有浓浓的这种阶级隔离的味道在里面啊。看完了以后呢,人家说哎,你给我看了个预告片吗?因为一分钟一集吗?他说不,他说你已经看完正片了,这就是一集。说当时人都傻了,说这怎么可能有这样的东西出来,对吧他们不但是自己没拍过,也没有看过,听都没听说过这个东西。

这是讲的第一段。

Read More…
Close Bitnami banner
Bitnami